kuku

呜呜呜呜作业做不完暴风哭泣

队友根本靠不住的吧其实是我一个人的作业吧啊喂!!!这样的觉悟!应该早一点有QAQ…

完全放弃沟通了QAQ实在不行就死在ddl那天吧


【鼠酒】吃饱穿暖思什么?(2)

-智障酒+色情鼠的暧昧向小短篇!
-今天也依旧是酒的视角呢哈哈哈哈哈
-在冷圈的中央呼唤!粮!请赐粮!
-
-
-
-
-
沈佳麒回宾馆收拾行李的时候,还剩几个人没退房。一个个戳在门口笑话他:“昨晚没回来,行啊你!又把妹呐。”
沈佳麒冷笑:“把个p妹,跟酒神睡的。”
寂静一瞬。
囚徒张大嘴巴,小舞惊讶捂脸。
少帮主小心翼翼的问:“昨天…晚上,你是跟…酒神?”
鼠大王实话实说:“本来约了妹子,但出了点意外。后来酒神来了,就陪他睡了。”
三人看鼠大王的眼神立刻不一样。
囚徒有感于自己俊朗的外型,不由微微后退。
少帮主八卦细节:“酒神有没有反抗?”
鼠大王皱眉:“他反抗啥?都让他躺床上了,还反抗啥?”
这种豪迈大气的态度,震得三人心中景仰。
等他们下楼遇到酒神,已经按耐不住喷薄而出的台词了:“鼠大王怎么样?器大活好还是短小飞快?”“他身材好不好?穿衣显瘦脱衣有肉?”“你们两个谁上谁下?昨晚是不是很销魂?”
酒神刚起床,正蓬头垢面的喝水,一咳嗽呛得满地狂喷。
“你们怎么了?你们疯了?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
囚徒说:“看你这么虚弱,我已经知道答案了。”
少帮主:“说明鼠大王很有技术,硬件软件都不错。”
小舞:“原来酒神你心有所属,感情生活这么不容易,一定要加油。”
闲人们飘然而去,留下懵逼的酒神:“什么?什么??什么鬼???”
沈佳麒乘车回江苏了,留在上海的主播们飞一样的传递八卦。
酒神出柜绝对是惊天秘闻。虽然出于保护主播形象的考虑,囚徒他们没有说出对象是谁。
只讲他技术很好,身材很辣,把人干得神志不清。据说他们亲眼看见那天早上酒神腿都发抖了。
听众们一个接一个的“哦”“喔”“哇”,对神秘人的性感畅想不已。
酒神看着群里消息气到爆炸,怒发:“老子要是真的出柜也是我上他。”
下面一排666。
囚徒:“卧槽酒神要反攻了。”
少帮主:“创世神怎么能被骑呢,送你小心心,加油!”
一片哈哈哈哈哈。
沈佳麒冒泡:“酒神你出柜啦?跟谁啊?”
群里顿时刷屏:“卧槽鼠大王”“鼠大王问你跟谁出柜”“酒神左拥右抱”“鼠大王厉害了。”
酒神盯着屏幕,真tm想掐死他。
他直接私信对方:“你有没有跟囚徒随便放屁,说什么怪话?”
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,要说什么?”
“那天早上!你还在上海那天!”
“没啊,我很早就走了。怎么了?”
“……”
酒神实在打不出来“他们说我和你有一腿”这句话。
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他实在打不出来,感觉会血涌上头那种紧张。
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冷静一下,“那你少问少管。”
“哦。”
对方没有声息了。无论群里怎么闹腾,都没再出现。
酒神十分满意,事情没再闹大。但又有一点没法承认的微妙失落,类似于绯闻男主角没有绯闻女主角对绯闻那么上心的失落。
放什么屁。酒神又拍了下自己的脸。少被带节奏,瞎想八想。
突然囚徒私信过来。
“鼠大王问我你到底跟谁出柜。我要怎么回啊?”
酒神暴怒!
“我tm都说了!我跟老鼠什么事都没有!那天我们就在酒店睡了一个晚上!操tm他要上个女的,我去送避孕套!少瞎bb!”
囚徒“……”
信息量有点大,比较难处理。
他回鼠大王:“酒神有点激动,他不让人说这事儿。”
酒神忽然又发来消息,口吻冷静:“你跟他说我没出柜。”
囚徒“……”
“你自己说呗。”
酒神:“他不是问你吗,你说。”
囚徒“……”
囚徒八卦的时候很起劲,但要站在人家小两口中间来回传话,就有点腻歪了。他回鼠大王:“酒神非要我跟你说,他没出柜。你有事儿直接去问他,别问我。”
鼠大王就给酒神打电话。
酒神房间里没人,但还是站起来去阳台接了。他在棉袄里抖了抖,忽然感到夜晚的风儿很喧嚣。
“酒神啊,你怎么了?出事了不告诉我?不拿我当兄弟?”
伍声歪头夹着手机:“没啊。就有点尴尬。”
“不是,这些年你替我兜过多少事?尴尬什么,就因为要出柜了,怕我看不起你?这种事多了去了,少扭扭捏捏的。”
伍声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清不清楚事情本身:“不是大事儿,很快就解决了。下下周六那个比赛你来不来解说?”
“你去不?你去的话就把我捎着呗。”
“行啊。那一会儿我把联系人的微信号发你。”
“可以可以。没什么事儿那我挂了。”
“哎,鼠大王。”
酒神下意识叫住对方。
“怎么啦?”
酒神满嘴跑火车,智障般问出了一直在脑门里自己飘荡的问题:“你…到底有多大。
“……”
一阵异样的沉默。
“老子92年的,今年25!”
-
-
-未…未完?

【鼠酒】吃饱穿暖思什么?

-智障酒+色情鼠的暧昧向小短篇!
-据说这是站在北极的圈,但架不住激萌呀!
-求太太们产粮产粮!
-
-
-
-
-
pk终于录完,大家线下聚会玩得纵情肆意。烤串,小龙虾和啤酒让人满身骚气,神智不清。
等到半夜两点,陆陆续续人都散场。酒神还胡乱的在小楼她们面前嘴炮装逼,呵呵傻乐,直到手机叮铃铃的响。
他随便接起来,大声:“喂?”
“是我啊酒神。我避孕套是不是拉你包里了?”
酒神没听出来是谁,扯嗓子重复:“避孕套在我包里?”
“对呀对呀,下午你不是让我帮你看包嘛,那时候放错了。快点酒神,我这里着急啊。”
酒神痴汉笑:“哈哈哈哈哈,你把妹,是不是…?”
“是是是。大酒神救救急。”
周围的妹子早已退避三舍。但醉倒的人浑然不觉,义薄云天:“好!我帮你拿来。”
“多谢多谢。大恩大德小弟没齿不忘。”
“嘿嘿嘿嘿嘿嘿嘿…”酒神虽然不清楚对方是谁,但听到这话很开心,笑得很荡漾,“你,你在哪儿呀!”
“我就在旁边宾馆,你说找人,直接来307。”
“好!”酒神笑嘻嘻的挂了电话,开始左右找自己的包。囚徒看他东倒西歪的,问他要去哪啊,要不要帮忙打车啊。
jy说你喝得那么上头,快回家吧。
酒神大手一挥,摇了摇头:“不行,我要去送避孕套!”
没人再敢拦。
他扶墙走出饭店,还傻笑着回头和人挥手拜拜。结果被凌晨的寒风一吹,在室外冻成冰棍儿。
扭头一看,快捷酒店的霓虹招牌就在旁边闪啊闪。
大酒神便哆嗦着小身板,一溜烟的往旅馆里跑。前台问:“开房呢?”
“我找人。”
前台问:“几零几啊?”
“307!”
前台确认:“307不是个男的开的房吗?”
酒神多少的有点儿小不耐烦:“我就找他!”
前台怪异的上下看他,把人领到307。
酒神重拍:“开门!”
里面立刻开了,是一个黑衬衫黑裤子的男的,看起来身材笔挺,非常养眼。
酒神跌进房里,把包往地上一砸,自己在床上四仰八叉:“给你拿来了,够意思吧。”
沈佳麒内心毫无波动:“就在刚刚,妹子嫌干坐太尴尬,已经走了。”
“什么什么什么?”酒神没听清楚,不知道那人在说什么,但想必是对自己感恩戴德感激涕零吧。
沈佳麒伸手拍他:“起来,起来。回家睡去。”
酒神不想起。
沈佳麒威胁他:“我告诉你啊酒神,我tm两个月没打过炮了,现在给头母猪都能上。再不起我上了你啊。”
酒神头晕眼花,只听见嗡嗡嗡嗡嗡。他自顾自的翻个身,还鼓着腮帮子吐气玩儿。
这在别人眼里就非常色气了。
沈佳麒的状态正如他本人所说,神志是非常的不坚定。在他早年的黑历史中,诚然有过荤素不忌的恶例,但此时此刻,这位人民战士严守自己的道德底线。
他把被子摊开,放酒神身上,自个儿躺地板上。浑身一百多块骨头硌着疼得慌。
酒神睡着了。
沈佳麒在心里默默的问候对方祖宗。要不是这哥们儿瞧着可怜巴巴的,早把人强行拖起来送出去,退了房打的回家睡软床岂不是美滋滋。
但看在是酒神的份上,算了吧。
房间里安静的,两人进入了梦乡。
-
-
-
-未…未完?